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中国史教材为什么说是袁世凯杀了宋教仁看见历史

2018年10月16日 栏目:体育

究竟是谁杀了宋教仁,这本来就是一个很难解开的迷案,只能分析其可能性。首先说袁世凯,从情理上讲是有很大的嫌疑的,因为袁世凯想当总统、想当皇

究竟是谁杀了宋教仁,这本来就是一个很难解开的迷案,只能分析其可能性。

首先说袁世凯,从情理上讲是有很大的嫌疑的,因为袁世凯想当总统、想当皇帝、想中央集权,而宋教仁想搞政党政治,想搞议会政治,所以二者构成尖锐的冲突。袁世凯曾想多方的收买宋教仁,但是宋教仁不买账。宋教仁是国民党中的新星,口才,组织能力强,与孙中山、黄兴等堪称国民党的三剑客。如果任由其推行议会政治,已经成为国民党在议会中的宋教仁可能进一步做大,从而威胁袁世凯的统治,这是袁世凯无法容忍的,必须除之而后快。所以从逻辑上推论,这有很大的可能性,当然这也不是定论。就像光绪帝先于慈禧太后前一天死一样,事实虽很难证,逻辑上却非常契合。宋案发生后,全国舆论哗然,媒体报道,认为是袁世凯的总理赵秉钧雇佣杀手应桂馨所为,民意多以为是。

但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说是陈其美,因为陈其美是孙中山的嫡系,而当时宋教仁在国民党内地位迅速攀升,风头盖过了孙中山,所以不得不杀其势。陈其美本来就是以暗杀起家,光复会首脑陶成章因为不满孙中山就被其暗杀。而且应桂馨和其关系密切,曾当过孙中山的卫队长,凶手武世英就是在陈其美的上海模范监狱中死去的。而且宋教仁临终遗言只写给了袁世凯,只是叫黄兴帮忙料理后事,绝口不提孙中山。因此这一方面也有可能,不可一般以前一种可能性为大。

这是案发后一度的看法,并曾让袁世凯百口莫辩。故北洋垮台之后,官方史书至今犹力持此说。不过今日严肃史家多数都已不再主张此说。下面具体分析。

袁世凯被指为“真凶”,自是因为他确有嫌疑。

宋教仁死后,黄兴撰写挽联,痛斥袁世凯:“前年杀吴禄贞,去年杀张振武,今年又杀宋教仁;你说是应桂馨,他说是赵秉钧,我说确是袁世凯。”

湘籍名士易实甫的挽联,亦暗指袁世凯:“既生瑜,何生亮;卿不死,孤不安。”

的确,正如谭人凤所指出的:“国民党中人物,袁之忌者惟宋教仁。”

在与杨度的一次谈话中,袁世凯说无论孙中山,还是黄兴都好对付,“顶难驾驭的,只有一个宋教仁……以暴动手段,来抢夺政权,我倒不怕;以合法的手段,来争取政权,却厉害多了”。

据说老袁为示好、“收买”宋教仁,曾赠送他价值3000元的貂皮外套一件,后又托人赠以高达50万元可随意支取的存折一份。而宋教仁不买账,全部退回不受。

然而,要说老袁因此就想除掉宋教仁,却未必尽然。

据国民党元老张继回忆说:宋案发生不久,他和人去拜访赵秉钧,恰好北京警察总监王治馨也在。王说洪述祖南行前面见袁世凯,问:“国事艰难,不过是二三反对人所致,如能设法剪除,岂不甚好?”袁说:“一面捣乱尚不了,况两面捣乱乎?”宋被刺后,洪又见袁世凯一次。袁问究竟是谁杀宋,洪回答:“这还不是我们的人替总统出力。”袁面露不悦,洪出总统府即告假赴天津养病。

另有资料显示,袁世凯在初闻宋案发生后一度非常恐慌,对人说:“这是怎么好!国民党失去了宋遯初(按:原文如此,宋教仁,号渔父,字钝初,或写作遁初、遯初),少了一个大主脑,以后越难说话!”

又据老袁二儿子袁克文后来回忆,袁世凯曾说:我代人受过多的很,从未辩过。我虽不杀遁初,遁初亦因为我而见杀,怎么辩呢!明事理的人一定察觉出,如果我想杀他,不必一定招其来而杀之。我完全可以等他来了后,陷他以罪杀他,何必要数次他,乘他将行而杀之?这明明是授人以柄,愚夫也不会做这等傻事。

此番话虽然有洗地的嫌疑,但也不无道理。

另据曾任袁世凯机要秘书的张一麐二十多年后回忆:“宋案之始,洪述祖自告奋勇谓能毁之。袁以为毁其名而已,洪即嗾武刺宋以索巨金,遂酿巨祸。”

综上,窃以为,因无直接证据,在今日要坐实或完全否认袁世凯主使的说法,都未免不够客观。

实木洗手柜
琼中7千-8千元新楼盘
郑州纸箱
实木洗手盆
海南琼中8千-1万元房价
纸盒图片
实木洗手盆柜
琼中8千-1万元新楼盘
锯末粉碎机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