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时尚

烟雨紫霞峒

2019年04月19日 栏目:时尚

周未与小浩几个笔友相约,一起去紫霞峒漫步,其实紫霞峒不是洞,她有点象世外桃花源,一入山壑口,便有曲径通幽,豁然开朗的感觉,因此有人也说她是崀

周未与小浩几个笔友相约,一起去紫霞峒漫步,其实紫霞峒不是洞,她有点象世外桃花源,一入山壑口,便有曲径通幽,豁然开朗的感觉,因此有人也说她是崀山的一个诱惑,紫霞峒里有紫霞仙子传说、有紫霞大佛传说、还有紫霞福天洞地的禅文化,有光禄大夫建威将军刘光才的历史故事,有红华赤壁的丹霞文化,有流水潺潺的小溪、有站在山顶一揽众山的大气,有隐身茂林修竹,品读竹林七贤的悠闲,于是紫霞峒便成了我们周未漫步的去处。

穿过竹林,便是一群盛装瑶族女孩在竹子上钻孔,好奇的1打听,原来林中的竹子在清明节前后,把上等的高粱酒、故乡酿造的大米酒注入到幼竹中,与竹子一起成长,让竹的清香与酒溶合,使酒注入了绿色的生命,恰好我们看到一个女孩透明的玻璃杯里正在盛接从竹子里渐渐流出来虎魄般晶莹剔透的液体,淡淡的竹子清香从酒中溢出,看到如此清静纯美、一片春色的嫩黄芳菲,酒不醉人自人醉,从瑶家少女手中接过小羽觞,轻轻的泯了一口,清甜醇冽,满口生香,望着一片茂林修竹,品味着甘甜嫩黄的竹香酒,在瑶族女孩的歌声舞姿中陶醉,小浩一时兴起,信手吟出李白“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从他飞扬的神采与自由自在的风度中,看到了他超凡脱俗的诗人神韵风采,只差仗剑走崀山了。

爬上紫霞峒乐天楼,我们一行中途聊天休息时,居然下起了雨,乐天楼生长在岩石的半山腰,是天然岩石伸出来构成的楼阁,可避风挡雨,一阵秋雨,把全部峒笼罩在一片烟雨中,烟雨本来就是崀山的特点,但是在这里看到秋雨沥沥,把全部山洗绿,竹林婆娑起舞,山原翠绿欲滴,一如盛唐王维笔下的“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中清新、幽静、恬淡、优美的山中美景,一场沥沥淅淅的秋雨,将秋季里尘垢愁闷转化成沁人心脾的清新,久盼滋润的翠竹也张开怀抱,纵情地接受一场秋雨的温柔天浴,雨雾在翠绿的竹叶上聚凝成珠,清亮晶莹,如翠如玉,微风轻吹,水珠在翠绿的竹林子里划出了一道亮丽的弧,雨后的竹叶如仙子出浴,娇润圆柔,令人心生爱怜;又如贵妃醉酒,娇姿献媚,顺手将那晶莹的露珠捧在手心,映着翠绿的竹影便似如幻如梦的翠玉惹人无穷遐思。

一场秋雨过后,秋山如洗,清新宜人,红叶点缀,黄叶轻吟,远山含黛,漫山遍野透着清新诱人的泥土芳香,竹林里更是散发出一股淡淡的幽香,如丝如缕,沁人心脾。此时一片流云似一片细纱从山顶向山谷飘逸,划出优美的弧线,淡淡地,飘飘渺渺的,摇摆着优雅的舞姿,淡淡的恬静,象一个蒙上面纱神秘的八峒瑶山少女在曼舞,朦朦胧胧、羞答答,脸上泛起红晕,隐隐约约中弥漫着瑶山少女的幽香,一如雨后娇情、苍翠欲滴的韵味。雨来得急也走得快,1缕夕阳从交相叠盖的竹枝竹叶缝隙里透射下来,与悬在竹枝上的水珠折射构成一条条绚丽夺目的七色采线,秋风漫过,夕阳、竹梢、水珠儿构成了一道跳跃的风景。

我们顺着步道继续攀登,快步来到紫霞大佛观景台,远处紫霞大佛石与大象石、宝剑石牢牢的守护在一起而傲立天穹,传说中的紫霞大佛是舜皇身边的将军,也是一名侠义剑客,持剑骑象走天涯,据考究紫霞大佛是目前世界的天然大佛,传说是普贤菩萨的化身,当年普贤也是舜皇身旁的将军,因舜皇战死,而无心北归贪恋崀山秀色,在此守望崀山山水,而座骑白象、宝剑也舍不得主人一直陪伴,与普贤在此羽化羽化,正是由于有舜皇身旁两位仗剑走天涯的将军在崀山羽化成将军石与紫霞大佛,终成就崀山楚勇文化之源。

爬上紫霞峰,端座揽云亭,微风轻拂,“随意秋芳歇,王孙自可留!”秋日的芳菲任风销歇,而奇异的传说经久盛名,远处金子岭被浓浓的白云轻轻的拥抱在怀中,一碧如洗在天地间留连陶醉,忘怀了世事,放眼何加湾码头边的将军石与扶夷江水,任风任雨还在静静的流淌,我记得在一片烟雨里,那里曾来过一名离凡尘远,与心灵近的烟雨姑娘,一直种在我的心底。(刘天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