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汽车

人民币升值预期减弱

2019年05月15日 栏目:汽车

人民币升值预期减弱央行和外汇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外汇占款增量将较上半年明显下降,这种跨境资金双向波动、人民币升值预期减弱,6月金融机构外汇

人民币升值预期减弱

央行和外汇局公布的数据显示,外汇占款增量将较上半年明显下降,这种跨境资金双向波动、人民币升值预期减弱,6月金融机构外汇占款净减少412亿元人民币,这是去年12月以来首次出现单月负增长;6月银行结售汇逆差4亿美元,是去年9月以来首次出现的逆差。两个数据不约而同指向了一个现象跨境资金净流入明显放缓。

展望下半年,分析显示,外汇占款增量将较上半年明显下降,跨境资金流入趋缓或将持续。因此公开市场操作仍将作为主要的货币政策工具来使用,并以净投放为主。而交行金研中心预测,一旦经济增长滑出下限、资本持续加快流出,不排除小幅下调1至2次存款准备金率的可能。

外汇局相关负责人昨日也提醒,这种跨境资金双向波动、外汇供求趋于基本平衡会越来越常见,国内宏观调控以及境内市场主体的微观行为都要做出适应性的调整。

6月外汇占款减少在市场的预料之中。因美国退出QE预期引致外汇市场变化,人民币升值预期减弱,跨境资金有流出迹象。而这也一定程度造成货币市场利率波动并现短暂钱荒。6月份货币市场利率一度出现波动,全月拆借和回购平均利率分别上升至6.58%和6.82%。

同时5月份以来,受国内外经济环境变化和国内相关政策调整等多种因素影响,我国外汇净流入明显放缓。其中,5月份银行结售汇顺差104亿美元,6月份银行结售汇小幅逆差4亿美元。

至于下一阶段的外汇占款,交行发布的报告指出,从国际上看,美国经济向好、预期美联储退出QE导致全球资本回流美国。从国内看,中国经济增速存在放缓压力、人民币汇率升值预期减弱和热点领域的融资能力下降都将降低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加之部分国外机构对中国债务问题和金融体系风险的过度担忧,将导致国际资本进入中国趋于谨慎。因此,短期资本流入将明显放缓,甚至出现阶段性流出加快的可能。

再加上,贸易顺差持续处于高位可能性不大,外管局对虚假贸易严格管理等因素,下半年外汇占款增量将明显下降。交行预计,全年新增外汇占款2万亿左右。

面对6月外汇占款7个月来首现负增长,当月人民币汇率的升值幅度也创下年内小涨幅。业内人士分析,下半年随着人民币升值预期的减弱,外汇占款下降的趋势仍将延续。

分析人士认为,出口的回落、美联储QE政策退出预期持续加强,以及人民币升值预期减弱等因素共同作用,导致国际资本流入中国速度明显下滑,甚至出现一定规模的外流,终引发6月份外汇占款出现负增长。

其中,人民币升值预期放缓,成为其中不可忽略的一个原因。回顾2013年上半年,虽然人民币汇率在半年的时间里单边升值,但步入6月份,人民币升值放缓,海外对升值预期明显减弱。

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6月末,今年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中间价累计升值1.73%。但在外汇占款下滑的6月份,人民币升值步伐也大幅放缓,按中间价计算,6月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累计升值0.01%,创年内小单月升幅。

同时,海外对人民币的升值预期也已放缓,贬值预期在逐步加大。昨日截至发稿时,海外无本金远期交割市场上,1年期人民币对美元NDF报6.2765,意味着1年后人民币贬值1.7%。

6月份外汇占款虽然下降,但在预期之内,我们预计6月当月热钱流出在3000亿人民币左右,这也是引发6月份资金紧张的一个触发因素。光大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徐高对上证报表示,6月资本流出规模不是很大,但海外远期市场对人民币的贬值预期未消失,成为制约外汇占款增长的因素之一。

而随着下半年人民币升值预期的减弱,对于三季度,外汇占款下降的预期已成趋势。在今年7月初,本报通过对近30家机构的调研发现,超四成受访者认为,三季度新增外汇占款的总规模仅在亿之间。

但也有分析认为,短期来看,7月份资金流出情况将较6月有所好转。徐高预计,6月资金流出量应是一个高峰,主要原因是5月末QE3退出预期明显升温,是的一波冲击。从人民币远期价格来看,虽然人民币升值预期减弱和资本流出,外汇占款下滑是大势所趋,但7月份资金流出量应比6月小,央行也会通过暂停央票等措施来应对。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第二季度例会时曾经称,要密切关注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动向和国际资本流动的变化,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并着力增强政策的前瞻性、针对性和灵活性,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

可见,国际资本流动是我国货币政策调控时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而上述分析显示,下半年外汇占款增量将较上半年明显下降,跨境资金流入趋缓或将持续。

交行则预计,到期央票和财政存款变化对资金面影响不可忽视。近年的资金面变化规律显示9月份资金面将较为紧张,市场利率存在冲高可能。

总体上看,货币投放的两大主要途径外汇占款和信贷在下半年都将受到抑制,在中央盘活存量思想下,资金面将紧于上半年,利率中枢将上移。需注意相关监管政策和改革政策对资金面的冲击。

交行称,下半年货币政策需要在稳增长和防风险之间进行平衡。一方面,宏观经济存在下行压力,货币政策有放松的压力。在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将结束扩张周期的影响下,资本流入减缓而流出加大将给我国带来流动性紧缩的压力,这也要求适度增加流动性。另一方面,为避免房价大幅反弹、防止地方政府债务进一步攀升和治理影响风险,货币政策也不宜明显宽松。

下半年将继续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并进一步增强灵活性和针对性,准确把握调控的力度、方向和节奏。交行预计,下半年准备金率不会大幅下调,但一旦经济增长滑出下限、资本持续加快流出,不排除小幅下调1至2次、每次0.5百分点的可能。

中金首席经济学家彭文生则认为,货币政策将维持中性,收紧的可能性不大,也难以显着放松,预计央行将主要通过公开市场操作调节短期流动性。

古钱币在哪里鉴定出手
单体液压支柱
广玉兰价格